福建龙岩:铁路“医生”诊断钢轨伤损 热浪烤验“后浪”

社会

  中新网龙岩8月27日电 (金淑华 叶秋云)36℃高温下,福建省龙岩市铁山洋站铁路线路上人头攒动,南铁龙岩工务段龙岩线路车间和漳平机修车间的20名职工正在进行换轨作业……

  “我们必须在下一班火车到来前的120分钟‘天窗’时间内完成重伤钢轨的更换和无缝焊联工作。”热浪滚滚,铁路线路上,他们在高温下逆行,与火花为伴。

福建龙岩:铁路“医生”诊断钢轨伤损 热浪烤验“后浪”
邱永兴在距离坩埚1米左右的位置,仔细观察钢轨变化。 金淑华 摄

  8月26日上午7时50分,换轨作业还在继续,参加此次换轨工作的铁路“医生”已汗流浃背,其中大部分是“95后”青年职工。

  记者看到,为了防止被切割钢轨时的火花和焊接时的焊花烫伤,即使天气再炎热,他们必须穿着长袖、戴着手套和护膝,并穿着厚重的防护鞋。

  焊接工吕新雨正在用锯轨机切割伤轨,一瞬间火花四溅,一股钢铁的气味伴着热浪扑面而来。随后,吕新雨招呼同伴们将切割好的钢轨搬下线路,换上新的。

福建龙岩:铁路“医生”诊断钢轨伤损 热浪烤验“后浪”
刘杰对钢轨进行冷打磨,打磨精度精细到0.2MM,使新旧钢轨无缝衔接。 金淑华 摄

  “两根钢轨焊接接头有讲究,轨缝要控制在25至28MM之间。”钢轨一到位,安全工长雷宇立即将轨头对正对齐,顾不得擦汗,他用水平尺量着轨缝距离,如是说道。

  焊联工刘杰和杨振坤安装好砂模,涂上封箱泥后,陈志扬戴上护目墨镜,用预热枪将钢轨焊接部位烧红,火焰从模具两侧窜出30厘米,汗珠从他脸上落下,顾不上擦汗,他目不转睛地盯着焊接部位。

  “要实现钢轨无缝衔接,要把钢轨先预热到600度,现在已经预热了5分钟,可以上坩埚了。”钢轨被烧得通红通红,预热枪一撤,等候在一旁的邱永兴立即将坩埚放置在连接处,点燃了埚内的溶剂,坩埚内红褐色的火焰将周围的温度又提升了几度。

福建龙岩:铁路“医生”诊断钢轨伤损 热浪烤验“后浪”
南铁龙岩工务段的线路工们将切割好的钢轨搬下线路,换上新的钢轨。 金淑华 摄

  “埚内钢水温度达到3000度时,会顺着模具流入轨缝内,如果沸腾的钢水发生泄露,就会直接导致焊接失败,甚至有可能烫伤作业人员。”邱永兴在距离坩埚1米左右的位置,仔细观察钢轨变化,如是介绍道。

  他表示,必须要观察钢轨预热的情况,以及钢水流入砂型后的凝固状况。最后一滴焊渣滴落的时候,就要开始计时,5分钟后移除模具,分秒都不能差。“时间太长,焊渣凝固后无法彻底清除;时间太短,钢水无法定型。”

福建龙岩:铁路“医生”诊断钢轨伤损 热浪烤验“后浪”
钢轨一到位,安全工长雷宇立即将轨头对正对齐,他顾不得擦汗,正在用水平尺量着轨缝距离。 金淑华 摄

  融化的钢水渐渐浇注进轨头缝隙,火焰熄灭,但高温还未退。刘杰和同事们立即拆模并清理多余的焊渣。刘杰说:“拆模后,钢轨温度依旧有600多度,我们必须在钢水还未凝固前按标准作业,这时候必须要小心,防止烫伤。”

  随后,刘杰和同事举着打磨机对钢轨焊联接口进行打磨。“因钢轨热胀冷缩的特性,待钢轨冷却后,我们还必须进行冷打磨,打磨精度精细到0.2MM,使新旧钢轨无缝衔接。”

福建龙岩:铁路“医生”诊断钢轨伤损 热浪烤验“后浪”
陈志扬戴上护目墨镜,用预热枪将钢轨焊接部位烧红。 金淑华 摄

  100分钟后,钢轨更换成功,除了轨腰上留下的那道深深的烙印,钢轨表面被打磨得光亮平滑。9时50分,“天窗”时间结束,列车疾驰驶过。(完)

【编辑:张燕玲】

文章标题: 福建龙岩:铁路“医生”诊断钢轨伤损 热浪烤验“后浪”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okzuxca.cn/4051.html